欢迎访问:亚洲欧美偷拍视频一区-偷拍亚洲网友图片区-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城邦淫事

城邦淫事



来自世界各地的商船都收起船帆,缓缓进入那充满了喧嚣、热闹、人潮…… 
  等一切充满繁荣象徵的怀抱之中,这对航行了一两个月的船员来说绝对是一 件值得开心的事情,这代表着他们将会有几天的时间可以泡在酒吧、妓院、拍卖 场……
  等娱乐场所之中,好好纾解这一两个月下来累积的疲惫。
  只有声音能明确的分辨出商业区以及住宅区,越接近北方城墙的街道就越安 静,这里除了一些港口、商店街之外,住宅区的建筑跟一般的城镇没有什么两样, 也许最大的特色是这里的某些街道还有分一楼和二楼。
  安托琪莉亚出了北门之后必须经过忧郁森林才能进入山区,忧郁森林边缘是 各式各样的强盗驻紮的地方,而森林中央听说有不少危险的魔兽栖息,所以一直 以来安托琪莉亚都不怎么往北边发展。
  而南边则是港口,这就导致了他们只能往东西两侧发展,而东边被一颗上古 时代留下来的「天界之岩」给阻挡着,西边则渐渐的靠近另外一个国家的领地, 这样发展下来的结果就是他们的土地已经不够用了,既然不能大量盖房子他们只 好选择提升房子的高度,为了交通方便,还弄出了第二层街道这种特殊建筑。 
  靠近城墙的位置几乎都被大大小小的田地占据了,虽然这座城超过一半的民 生物资都来自对外贸易,但城主似乎不敢完全把粮食这一块放在外人手中,所以 一直以来这一片田地都还保留着,近几年甚至多了两座磨坊,那巨大的风车也融 入了这座海港的景色之中。
  老实说涅瓦洛非常期待见识一下这座城的风貌,因为他并没有任何关於海洋 的记忆,也许一百多年前的自己并没有见识过海这种环境。
  还来不及欣赏安托琪莉亚的景色,涅瓦洛和凯能这两个伪装成普通商人的傢 伙就被守门的士兵拦了下来,涅瓦洛就按照任务流程中所说的,一面装出低贱的 样子一面出示商业资格证,但这些士兵却没有马上放他们通行。
  两个士兵走到马车旁,掀开用来遮盖货物的劣质布,他们在车上的木箱里翻 翻找找,很快的其中一个人忽然跳下马车,完全无视两人的疑惑,对着远处正忙 着检查其它货车的士兵喊道:「嘿!大夥们!看我找到了什么?!」
  「那是什么?」
  「我也找到了!」这时另外一个忙着翻找的士兵也大声喊道,所有人的目光 都随着这两人的喊叫而集中到这里来,这两人像在炫耀财富似的挥舞手中的袋子, 再挥舞的过程中还会洒出一点粉末,这时凯能大概已经意识到发生什么事,脸色 顿时变得有些难看,他开始用手势暗示涅瓦洛别轻举妄动:
  「没有我的命令,千万别出手。」大概是这样的意思。
  「不好意思……你们打算携带违禁品入城,按照规定我们必须无条件扣押这 批货物,来人!把这些东西带走!」
  这士兵完全没有想要让他们开口的意思,不耐烦地说完这些之后,就挥手招 来另外两个夥伴想把这货物拖走。
  「抱歉……大人,我真不知道这东西……」
  凯能直接挡在前来帮忙的两名士兵面前,转身对着蛮不讲理的士兵说道,没 想到对方趁他话还没说完,顺势抓住了他抬起的一只手压住,一剑将他的手臂钉 在车轮上。
  「啊――!」凯能发出了撕心裂肺的惨叫,周围的人看着都感到一阵恶寒, 连忙检查自己带的货物里有没有违禁品,以免待会落得同样下场。
  「再反抗的话!就将你们以现行犯的罪名逮捕!」当他说这话的同时,另外 两人也快速地将涅瓦洛按在车上,他缓缓靠近凯能的耳边低声说道:「你知道这 是什么吧?这是毒品……只要运送毒品的消息传出去,你们也不用想在这里混下 去了……知道吗?
  只押你们一批货物而已,很给面子了。「
  「感激大人开恩……」
  不久之后,涅瓦洛尾随在手受伤的凯能背后,顿时觉得自己实在是莫名其妙 的幸运,他和蕾洛娜、齐碧琳丝三人离开阿特曼故乡的时候就被抢劫过一次,一 离开沼泽骑士团本部不久又被抢劫一次,而这次才刚要抵达目的地就被人抢劫, 比较不同的是这次抢劫他们的人是安托琪莉亚的守备军。
  对方可以光明正大招惹他们,他们却不能光明正大的解决掉对方,这种彆扭 的感觉还是让涅瓦洛感到相当不爽,然而凯能教官在事后却依旧淡定,现在他们 的首要目标就是找到骑士团在这里的分部。
  分部是一家由三个成员经营的小商铺,专门贩卖古董一类的东西。
  当他们穿过小巷子回到大街上的时候,两人便从中年商人的外貌恢复成了原 本的样子,同时也换了一见看起来相当休闲的上衣。
  「安托琪莉亚的状况不太好,看样子说得一点都没有错。」
  凯能显然早就预料到会遇到这样的问题,但他一开始并不知道对方的手段是 什么,自然也就难以预防,现在他必须想出一个可以取回货物的方法。
  「欢迎光临……咦?涅瓦洛先生!凯能教官!」才刚走入古董店,就看到绑 着马尾正忙着算帐的齐碧琳丝,为了看店她还很难得的画了点淡妆,让此刻的她 看起来既贤慧又迷人,与其说是女孩更像是一个美丽的少妇。
  「涅瓦洛兄弟!」暗泉洛德热情地拥抱上来,之后也跟凯能教官握手致意… …
  齐碧琳丝为什么会被调来这里,涅瓦洛并不知道具体的原因,但暗泉洛德会 在这里出现他是一点都不感到意外,之前就听说这傢伙死命跟两位教官求情,说 是想要跟齐碧琳丝被调往同一个地方。
  原本这样无理的要求应该是不会被理会的,但安托琪莉亚分部的负责人要求 两个人,其中一个还必须是执行组的,最后两个教官实在被他烦到受不了,就把 这个麻烦的傢伙调派到这里来了。
  「齐碧琳丝,先帮教官处理伤口……」
  「嗯,麻烦你了。」当凯能拉开衣服,露出那随便包紮的剑伤时,齐碧琳丝 看到那怵目惊心的伤口吓了好大一跳,不过这一个月来她也从矮人医生身上学到 不少技艺,这点伤还难不倒她,她马上用酒精点灯给针消毒。
  老实说凯能、涅瓦洛、暗泉古德都不怕在战斗中受伤,但看人用一针一线把 皮肤当作布匹在缝的时候,内心深处有一种莫名奇妙的抵禦感,齐碧琳丝用一只 手压住伤口的同时施展术式而另外一只手裁缝,整个过程其实不用五分钟的时间, 这段期间涅瓦洛叙述着一路上发生的事情,很快三人就知道他们发生了什么…… 
  三人?
  虽然涅瓦洛已经习惯了暗杀者神出鬼没的习性,但还是被不知道已经站在身 边多久的老人家给吓了一跳。
  这老人家戴着矮人望远镜,穿着只比膝盖长一些的褐色工具裤,还有一件少 了左边袖子的白色长袖上衣,半白的头发和那几乎快盖住整个嘴巴的鬍子,让他 看起来就像一个年迈的冒险家。
  「盛海文前辈,好久不见了。」涅瓦洛只有在半个月前看到他,当时盛海文 好像是跟着马车回去的,据说是因为得知有新人加入,在安托琪莉亚忙不过来的 他马上就回去要人了,原本应该跟在卓克身边实习的齐碧琳丝,因为卓克不可能 不给前辈面子,只好把这个女孩调来这里,而他自己则继续过着在文件海之中游 泳的生活。
  「好久不见了,孩子!老夫我正要想办法解决那群兔崽子,只不过现在人手 不足,你们能即时赶到这里正好……」
  他口中的「兔崽子」就是指那些不受安托琪莉亚高层掌控的守备军,比如不 久之前刺伤凯能的那一支守门队伍。
  「那群看门狗会变成现在这样子,难道不是军司令的意思?」
  之所以没有怀疑到城主头上,那是因为一城之主不会为了那一小点利益,而 做出这种伤及名声的事情,凯能并不擅长思考这种事情,所以他直觉这跟军司令 脱离不了关系。
  「就算这位司令想造反也不会给自己留下把柄,很显然要不是有人想陷害军 司令,就是……那群兔崽子的来头不小?
  印象中守备军的基层军官好像换了好几个,似乎都是从马萨的首都调来的。 「
  老人家自己拉了一张椅子坐下,从架子上拿下一个古董菸斗点燃,悠闲地吸 了两口,继续说道:「这么一来就能说明,为什么这件事情早有传闻,但城主却 不闻不问。」
  「城主难道没办法惩罚他们吗?」暗泉洛德问道,老实说他跟那些兔崽子也 有些仇恨,因为他们刚进城的时候齐碧琳丝就被他们调戏过,当时他恨不得一刀 把那些傢伙通通给劈了,因为盛海文及时阻止才没有出事。
  「在事情闹得不够大之前,他不能不给那些『达官贵人』面子,这就是『人 之常情』阿!」显然盛海文老头子对城主的印象还是不错的,只是有些事情就连 城主都身不由己,一但城主亲自管理这些事情,恐怕只会让安托琪莉亚目前的状 况更加混乱。
  「那该怎么办?」虽然手上这一剑他不会记仇,但安托琪莉亚商路是骑士团 的命脉之一,总不可能每次都把货物白白送到别人手上。
  老实说凯能并没有什么头绪,他擅长战斗却不擅长面对这种需要伤脑筋的问 题,要不然以他的个性绝对不会只是个教官。
  「来一场恶作剧……如何呢?」齐碧琳丝忽然冒出这么一句话,在场的四个 男人都把目光集中在她身上,这时候虽然她被盯得很不舒服,但还是忍着紧张说 出自己的想法:「制造足够多……的谣言?
  民众的意见……是很重要的,不是吗?「
  「问题该怎么制造谣言?我们没有足够的人手。」
  涅瓦洛提出了这个问题最关键的地方,他不担心没办法说服民众相信他们提 供的情报,但目前来说人手才是问题……
  如果用收买的方式去散佈谣言,很有可能会被人掌握到线索。
  沼泽之塔骑士团,还是别太让自己接近阳光比较好。
  「这是我在忧郁森林……发现的……鬼音灯笼的种子。」
  齐碧琳丝把手伸到大腿内侧,从里头暗藏的匣子里拿出三粒植物种子,她不 知道这个动作出乎意料的性感,除了盛海文之外,就连凯能都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它可以记住……一点声音。」说着,她忽然闭上双眼,一股神奇的斗气被 她凝聚到手中,接着手上的种子以肉眼能见的速度「发芽成长」,不用十秒的时 间就变成了一朵长相与灯笼相似的花,她轻轻吹了一下花瓣,花瓣正用一种细微 的频率震动。
  『它可以记住……一点声音。』虽然声音感觉有点破破的,但众人还是认得 出这是齐碧琳丝的声音没错,她刚才说过的话被一字不差地重複说了一次。 
  每个人都因为这神奇的现象而动容,这东西就是忧郁森林里另人恐惧的原因 之一,有传闻说忧郁森林里常常可以听见死去之人的声音,这灵异现象就是鬼音 灯笼造成的,只不过这东西从种子长大到开花要好几年的时间,没有人会想用这 种东西陷害别人。
  但齐碧琳丝却拥有能够模拟植物生态的能力……
  众人开始策划一则精采的「恶作剧」,虽然这不在他们应该负责的范围内, 但偶尔能做点好事也是不错的,而且能不伤一兵一卒就拿回货物那是在好不过。 
  「盛海文前辈,为什么你会这么在意那些兔崽子?」
  「喔……因为他们私吞了我预定的希尔兰梅,此仇不报非君子阿!」
  赶了三天的路,涅瓦洛也觉得有点累,他去浴室随便沖沖澡之后就回房间休 息了,不过已经很久没有像今天这样还保留这么多体力,通常他都是在累到不像 话的情况下睡着的,现在要他什么都不做就入眠好像有点难。
  於是他习惯性地放出「耳目」来夜游,「耳目」本身具有不被人察觉以及穿 墙的特性,这样的能力非常适合拿来偷窥或侦查,而这整栋房子里唯一的女性― ―齐碧琳丝理所当然就成为了受害者,不过当他用「耳目」穿过门板的时候,眼 前的画面就让他整个惊呆了。
  男人的食指和无名指用力分开粉红色的肉穴,而中指则极力挑逗着那粒翘挺 可爱的阴蒂,另一只大手则忙着把小巧的胸部揉捏成各种淫弥的形状,而齐碧琳 丝则是靠在男人结实的胸膛上,红着的脸颊鲜嫩欲滴,双眼之中除了羞涩之外就 是满满的欲望。
  涅瓦洛没想到齐碧琳丝已经接受洛德的追求了,更没想到的是洛德的棒子超 乎想像的巨大!没错……那种能让涅瓦洛都感到自卑的尺寸,只能够用巨大来形 容,他开始好奇这根正在琪碧琳丝跨下磨擦的大棒子,究竟怎么塞入这小小的洞 里。
  由於花瓣被洛德分开,所以洞里的肉壁因为受到刺激而收缩的状况,还有那 不断分泌流淌的爱液,涅瓦洛可以说是看得一清二楚。
  齐碧琳丝正用一种近乎呻吟的声音念着什么,很快涅瓦洛就发现周围好像少 了很多杂音,而相对的这房间的声音也变得很不容易被传出去。
  两人的前戏就只有简单的抚摸和热吻,他们似乎非常喜欢亲吻对方,光是舌 吻就花了十几分钟的时间,然而时间拖得越长齐碧琳丝的肉洞就越湿,而洛德的 肉棒也就越硬,从头到尾都紧贴在一块的两人,很快就感受到了对方的需要。 
  「可以吗?」洛德感觉心中的怒火在催促着他赶快进入正题,但在开始之前 他还是重新跟爱人确认过一次,毕竟他也知道自己的尺寸可不一般……
  「嗯……啊!」才刚羞涩地点头答应,就发出了一声参杂着痛苦、惊讶、快 乐、满足的呻吟,涅瓦洛看着那几乎被撑裂的花瓣,在惊讶的同时也忙着帮自己 灭火。
  「啊……」洛德也发出了如释重负般的喘息,因为齐碧琳丝的花径实再是太 紧了,就好像有一只不知道疲惫得小嘴正在疯狂的吸允着他的棒身,每一次抽插 都能带来强烈的快感,这也是为什么他每次都要把这花径喂饱才会甘心。 
  两人都适应对方的大小之后,洛德才捧着齐碧琳丝弹性十足的肉臀,让她在 自己的大腿上上上下下,交合处也发出了响亮的水声。
  「噗滋!噗滋!噗滋!」
  每一次肉棒离开花径的时候,跟着一起抽出来的还有一点粉嫩的软肉和大量 的淫水,齐碧琳丝每一次的呻吟都让洛德的动作更加疯狂,原本两人的激情交融, 到最后渐渐演变成洛德单方面的城门冲撞……

【完】


相关链接:

上一篇:武状元的鬼心思 下一篇:床上白云娘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